(╹﹃╹⑉)

冲田组❤/安定中心💙
过激安定厨…
头像4世世画的w!@人間世
❤刀男/宝石人/寒蝉/柯南/凹凸/小绿和小蓝
安定不是大魔王是小天使!!!
不接受太娘的清光…_(:з」∠)_
凹凸金吹
在每个圈里都是4全员吹!!
拒绝瑞嘉瑞谢谢
【ATR痴汉】
ps:每对cp都有自己的好,不喜欢请不要黑谢谢:)

誰かのヒーロになりたかった、自分のヒーロになりました。(´・ω・`)=3

艹!!!!!

不动KY:

大半夜气炸

幻悠银影:

妈耶,这语气酸的啊。你还真的很棒棒哦。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敢喊黑幕。谁给你的勇气。
还金厨都是低龄,【头都给你打爆,是你飘了,还是我拿不动刀了】

你们迟早会跪下喊我玖哥:

啧啧啧,瞧这酸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坛酸菜呢,还金厨大部分都是低龄,害怕害怕

帅气的析九SAMA:

来挂个人:)

 认为金宝的分数是有黑幕???【把你打弯哦】


 看不了图的可以点这里:https://shimo.im/docs/eKWuWKOo0QQJ0Mm3


原微博链接:https://m.weibo.cn/3296528114/4242183706042361

【过激发言】

世世太太怎么那么好那么可爱啊啊啊!!!!!!!!!!【撞个墙冷静一下】

😭😭😭

粘兔糕🐰:

#0410雷狮生日快乐#

是帮狮哥过的第二个生日,也是写雷卡一周年!这个想了很久还是做了,虽然乱七八糟不堪入目【。】大家随意看看乐呵一下就好,不要纠结。

希望狮哥和他弟赶快在一起然后结婚!!!

开放转载,随意就好。

心疼…(´・ω・`)我还会依旧喜欢你们的…我还会依旧关注你们的…

【清安】痴狂

MioNE: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痴狂》




 




cp:清安




文:蒂兰の夏天




这是一个关于本丸一对小冲田组发现了被隐藏起来的疯了的冲田组的故事(…)




各种私设,遍地私设请注意




复数冲田组出没请注意




ooc有,bug有,大混乱有,不知所云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0-




这个世界,会有很多个加州清光,也会有很多个大和守安定,但是属于我的只有一个。




所以,请好好在我身边。




所以,我会好好在你身边。




 




-01-




这个本丸有一个秘密,所有人都知道,却都闭口不谈。




加州清光在来到这里不久后便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他在深夜里偷偷钻进大和守安定被褥里说起此事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少年只茫然的看着他,甚至怀疑他是在说梦话。




“秘密?什么秘密?”大和守安定揉着眼睛看向他,见他的神色不像是在讲玩笑话,便裹紧了被子往那边靠了靠,散下来的发梢触到加州清光的脸颊有些痒。




“真的有秘密的话,明天我们去找出来就好了。”




他打了个呵欠,“很晚了,快点睡觉吧清光,晚安。”




加州清光没有多说什么,他看着大和守安定缩在自己身旁渐渐睡去,觉得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如果有心的话,没有什么秘密可以埋藏一辈子,找出来就好了,他想。




“晚安……”他将自己也缩进不大的被褥里,蹭了蹭安定的鬓发,小声说着,“安定是和我同一天来的,这件事上能信任的大概也只有你了……”




 




-02-




加州清光感觉到的异常最初来源于包括审神者在内的所有人对待他和安定的态度。他很清楚,他自己也好,大和守安定也好,都算不得什么极为稀有之物,但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这座本丸除了他们,其余刀剑基本上都已显现。加州清光甚至怀疑过是不是在他们之前有过名为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刀剑出现,但由于某种原因没能存续下来。他试图询问审神者时,却被担任近侍的压切长谷部以内番的借口叫走了。审神者似乎并不是很关注他和安定,不要说出阵和远征,就连内番都是偶尔轮到。更令他觉得不寻常的是,其他刀剑的内番结束后往往都是要向审神者汇报情况的,唯独他和安定,是由当日的近侍代为转达。




“主上是不是讨厌我啊……”加州清光有些消沉的自言自语,“明明打扮得很可爱了……”




“不是哦,”堀川国广在他身旁坐下,笑眯眯地看着揪扯着手上不知名的野花花瓣的少年,“这里的每一把刀,主上都很喜欢。”




“是堀川啊…”加州清光看了看这把曾为新选组旧识的胁差,想起他是今天的近侍,又转过头去,“和泉守今天没和你一起吗?”




“兼先生今天是和长曾弥先生的手合番。”堀川将一个小袋子递到加州清光眼前,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这个是主上给你和安定的。”




“这是?”加州清光接过袋子,小心地打开,里边是一小袋糖果和一只小巧的玻璃瓶,瓶子里装着赤红的液体。




“金平糖和指甲油……吗?”




“清光,我说过的吧,这里的每一把刀,都是被主上爱着的。”




“那……”




“主上有主上的难处,别太执着于这些……”




 




-03-




那日之后,加州清光是接受了堀川国广的说辞的。他想着审神者既然会为他们准备礼物,那就代表他们还是被爱着的吧,也许真的是主上有什么不方便透露的难言之隐。然而很快,他便再次察觉到了异样。




那天,本丸的刀剑们凑在一起闲聊嬉闹,不知怎的就说到了宴会,甚至还有人起哄说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是来得最晚的,要他们陪大家不醉不归之类的。大和守安定在笑闹中不经意问了一句,那谁是第一个来的,也要一起喝。庭院里的嬉笑声仿佛随着他的话一起落了地般,霎时安静下来。




“第一个啊,”坐在一旁的三日月宗近慢悠悠地开口,新月般的眼睛里隐约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是个可爱的孩子呢…..”他说着,忽然转头看向不远处披着被单的少年,“你说对吧,山姥切。”




“……为什么,突然看向我?”山姥切国广下意识的拉了拉遮挡在头顶的兜帽,偏过头去,神色有些不自然,“我……”




“哦呀,你不是这里最早的刀剑吗?”捧着茶的老人家笑呵呵地看着他,眼底的一弯明月若隐若现。




“我……”




“哦?原来是山姥切呀!”岩融豪爽的笑声打断了金发少年没有出口的辩驳,他走到少年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我来得晚一直都不知道呢。”




“是的是的,山姥切先生,”今剑紧接着蹦蹦跳跳地凑到他们身边,踩着高齿木屐灵巧地转了个圈,“那个时候真是多亏了山姥切先生……”




“哎?是山姥切啊……”大和守安定笑起来,“真了不起呢,一直陪在主上身边……”




“.…..”




素来不善言辞的打刀一时间更显得不知所措,他用力拉下头顶的被单,试图将自己的整个脑袋全部遮住。




“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庭院里再次喧闹起来,方才的沉寂像是不曾存在过一般,众人推搡笑闹着聊起了其他话题。加州清光站在一旁,赤红的眸子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04-




夜半时分的本丸,一片寂静,恍若整个世界都睡着了般,除却偶尔的呼吸声,听不到丝毫声响。




深秋的天气渐渐转凉,夜里从庭院悄无声息掠过的冷风吹得起夜后准备回房的大和守安定一个哆嗦。他有些懊恼自己迷迷糊糊爬起来时竟忘记披件外衣再出门,冷风驱走睡意后的大脑同时也在抱怨着都是加州清光半夜非要跟他说什么本丸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什么的,害得他后来根本没睡好。




“好冷啊,还是快点回去吧。”




大和守安定环抱着自己的双臂,快步往部屋走去。忽然,他在距离自己房门不远的地方停下脚步,下意识地闪身躲在廊柱后的阴影里,一双蔚蓝的眸子小心翼翼地望向庭院。




月色下,素衣的审神者步履匆匆地穿过空无一人的庭院,朝着后山不知名的地方走去。




“主上?”大和守安定从廊柱后探出身体,他看着审神者消失的方向不解地眨了眨眼睛,“这么晚了要去哪儿?”他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便朝着审神者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直觉告诉他那会和加州清光说的秘密有关系,但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却让他隐约感觉到,他可能会见到一些不太好的东西。




 




-05-




深秋的夜晚,露水格外重些,路边的花枝草叶上早已沾满湿露。大和守安定小心翼翼的跟在审神者身后,保持着一段距离,在树荫下停下脚步。审神者站在一扇老旧的大门前,大和守安定清楚的看到,门外不远处,沿着围墙结上了注连绳和纸垂,正随着夜风摇摆晃动。




本丸里还有这样一处地方吗?藏身在树荫里的安定不禁疑惑起来,平时也不是没有往后山这边来过,从未见过还有这样一处所在。而且,他又看了看审神者走进去的那扇大门,尽管显得很是陈旧,却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出,和本丸的大门简直一模一样。




“不行,不能进去,赶快离开这里……”




心底的声音不断警告着他不能继续向前,可他却宛若着了魔般,一步一步,轻手轻脚地靠近了那扇门,透过未关好的门缝,小心翼翼地向内窥视。




门内的景象使得大和守安定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他慌忙捂住嘴,瞪大了双眼向内望去。




庭院里落满了枫叶,层层叠叠的落叶深处,一袭暗红色长襦袢的少年坐在檐下,散着长发,耳下的饰物在月光下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大和守安定屏住呼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少年,同加州清光如出一辙的容貌,分毫无差的打扮,无一不让他心惊。少年的怀中半搂半抱着另一个人,纯白的里衣,墨蓝的长发,浅葱底白山纹的羽织随意地搭在身上,大和守安定几乎一瞬间便可以肯定,那人若是转过头来,必然会有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那是什么?安定努力捂紧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发出声响。同自己和清光一模一样的存在,若他们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那自己和清光又是什么?




夜晚的冷风透过单薄的衣衫包裹住大和守安定的身躯,周身的冰冷似乎让他混乱的思绪也稍微平静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伸出冰凉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继续向庭院里望去。




这一次,他看到了让他面红耳赤的一幕。




那同加州清光一模一样的少年微微低下头,半垂的眼帘使得他的双眼看不真切,而那位倚在他怀里的少年则伸出双手环绕着他的脖颈,仰起头同他唇齿相接。大和守安定躲在门外一动也不敢动,他看着庭院深处的少年们旁若无人的亲吻拥抱,感觉自己的双耳开始渐渐发烫。




不知道清光的嘴唇会是什么感觉……




脑袋里忽然出现这样一句话,大和守安定慌忙收回视线,有些慌乱的四下里看了看。周围除了风吹动纸垂的声音再无半点声响。他转过身在门边的阴影里蹲下,摸了摸自己有些热的耳尖,无措地捂住脸。




“果然不该跟过来的……”他想,看清少年的动作后,他的眼前便不断出现加州清光的影子,笑起来的清光,偷懒的清光,认真的清光……




“现在该怎么办啊……”




 




-06-




“抱歉啊主上,让你看到这样的场面。”




忽然传来的声音再次引起了大和守安定的注意,尽管那声音传到耳边时已十分微弱,他还是轻易就分辨出,那是同加州清光一模一样的声音。他站起身,再次靠近门缝。声音的主人抬起头,不露痕迹的擦掉唇边残留的液体,微笑着看向庭院一侧审神者的方向。那位原本倚在他怀里的少年正安静的躺在他腿上。尽管少年背对着门的方向,大和守安定根本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却没来由的觉得那少年似乎很开心,很满足,他甚至觉得那安稳睡着的少年是笑着的。




“.…..没什么。”过了很久,审神者才出声。




“清光……”




少女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大和守安定的耳中,他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




清光,主上这样称呼他的话,那……




“安定的话,没有什么异常哦。”熟悉到让他觉得陌生的声音再次传来,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但他清楚,少年说的“安定”,并不是自己。




“.…..那清光你呢?你……不后悔吗?”




“主上真是的,每次都会问我这个呢!”少年笑起来,耳边的金饰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




“时至今日,主上觉得,我现在的样子,还可以留在您身边吗?”他的声音里透着些不易察觉的落寞。




“可是……”少女开口,试图辩驳,却又不知能说些什么。




“我不止一次的想,如果那时候我再谨慎一些,安定也许就不会变成这般模样了。”少年像是没有察觉,毫不在意地自顾说着。




“那不是清光的错……”




“嗯,也许吧……”他说,如血般殷红的指尖轻轻拂过膝头少年的长发,“但是啊,我不能把安定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不能再把他一个人丢下了。”




“而且啊,现在这样子有什么不好吗?安定会听话的吃饭睡觉,会帮我染指甲,只要我在这里,他就会开心,就哪里都不会去,这样不好吗?”他看向审神者,赤红的双眼里渐渐蒙上癫狂,“安定他就在我身边,我不会再留下他,他也不会离开我,这样不是很好吗?”




“清光,你……”少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近乎疯狂的少年,那位从最初便陪伴在她身边的少年。




“……疯了吗?”她低声说着,又似是自言自语,“全都疯了……”




“大概吧……毕竟那时候我受到的影响也没有比安定好多少。”少年笑起来,染尽痴狂的眼睛里缓缓流露出温柔,“但是多亏了它呢,我倒是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的渴求和欲望。现在这样子,我心甘情愿。”




“抱歉啊主上,现在的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刀剑男士,睡在这里的安定大约就是我的全部了。”审神者没有接话,他也不觉得无趣,低头吻了吻少年的额心,接着说,“主上,身为审神者的您可以有很多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但是属于我的安定只有一个,所以,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庭院里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素衣的审神者像是放弃般,转身朝大门走去。




“呐,主上,”少年在她身后开口,依旧是大和守安定熟悉的声音。




“我和安定,还能保持现在的姿态多久呢?”他说,“我们是实战刀,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以战场作为终结……”




“还有,谢谢您的爪红和金平糖……”




少女的脚步顿了顿,门外的大和守安定感觉她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头也不回地走向陈旧的大门。




大和守安定站在门外,试图躲闪的他,被少年忽然望过来的双眼定在了原地。他想要躲开,想要藏起来,但那双眼睛却仿佛夺走了他全部的力气,他连挪动双腿都办不到。朦胧的月色下,那双好似鲜血染就的赤眸静静望向他的方向,他似乎感觉到少年的薄唇微微动了动。明明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甚至连少年的容貌都开始不那么真切,他却觉得少年的声音就那么随着夜风落入他的耳中。




“请好好的陪在他身边……”




“拜托了……”




 




-07-




“安定?”




大和守安定沉浸在那双夺走自己全部注意的红眸里,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偷偷跟在审神者身后来的。等他回过神时,少女已经站在他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




“主上,我……”他一时语塞,先前看到的一切太过混乱的充斥着他的大脑,他甚至无法正常思考要寻个什么由头来为自己辩解。




“你看到了。”少女平静的看着他,用肯定的口吻说出他无法逃避的事实。




“嗯……”大和守安定放弃了为自己编造借口,他点了点头,有些犹豫不决地开口,“主上,他们……”




“回去吧,你想要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少女绕过他,径直朝来的方向走去,“那些原也该是要让你们知晓的事……”




 




-08-




“.…..安定,喂安定!”




加州清光的声音将正在神游的大和守安定拉回了现实。




“我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清光说什么了吗?”




加州清光不满的看着他还有些迷茫的神色,忽然泄气般的在他旁边坐下。




“我说啊,这里真的是有秘密的。而且我敢肯定,本丸的初始刀绝对不是山姥切国……哇——”




加州清光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忽然扑过来的大和守安定抱了个满怀。他僵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伸手拍了拍安定的脑袋,“你突然干什么?”




“清光,”大和守安定将脑袋搁在他肩上,缓缓开口,“如果,你说的秘密并不是什么好事,你也想要知道吗?”




头天夜里的见闻,现在想来依旧觉得不那么真实。深夜出行的审神者,被结界隐藏的庭院,同他们一模一样的少年,还有那双血色的眼眸,恍若做梦一般,但却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安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加州清光忽然问道。




大和守安定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那晚审神者的话不断在他耳边重复。




“清光拒绝了能够控制那些瘴气的治疗,自愿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他想起那时偷听到的话,赤眸的少年沉声重复着,“我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儿,我不能再把他一个人丢下……”




大和守安定说不出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他只觉得隐约的害怕和慌乱。他不清楚加州清光得知那些事之后会作何反应,他不想阻止加州清光探究那一切,那也是他应该知晓的。但他却还是不安,从审神者那里听到的过去太过震惊地占据了他的大脑,他和清光算是替代品吗?他不知道。他更加不知道,一门心思想要得到审神者宠爱的清光若是知晓他们可能是替代般的存在时,他会怎么样。




“清光,”良久,他抬起头,眼神左右游移,最终定格在眼前漂亮的赤红色眼眸上,那里倒映着小小的自己。




“如果那是很难接受的、很可怕的事呢?”他问,“或者是会让你……”




“安定,”加州清光打断他的话,他伸出染了爪红的手,轻轻放在大和守安定的发顶,缓缓的摩挲着,“像这样被本丸的大家一起隐瞒着,即使他们可能是为了我们考虑,还是会觉得很奇怪,就好像被排斥在外一样。”




“清光……”




“而且,我就是我啊。”他笑起来,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就算是些很不好的事,也许同我们有关,但是我还是我,加州清光是不会变的。”




“那……”大和守安定咬着唇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向面前人,“如果是另一个自己呢……”




“另一个自己?”加州清光的眼睛里闪过惊异和不解,“什么意思?”




“你跟我来。”大和守安定忽然站起身,拉起加州清光朝审神者的房间走去。




“主上会告诉你的,你想知道的一切。”




“喂安定……”




 




在审神者房门前站定时,大和守安定依旧没有放开加州清光的手腕。他转过身,湛蓝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被自己急匆匆拽过来的人。




“清光,你真的想知道吗?那个秘密……”




“.…..安定,没关系的,”他倾身拥抱住大和守安定,薄唇开开合合,在他耳边低语,“我永远都只会是我……”




 




-09-




“清光,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年轻的审神者依旧是一身素色的衣装。她端坐在小桌的后方,轻轻将一只溢满茶香的杯子推到加州清光面前。




“也许一直不知道并不是坏事啊……”




“大概吧,”坐在对面的少年笑了笑,清透的眼神里写满了认真,“但是我更不喜欢这种被保护起来的感觉,像是被排斥出什么之外一样。”




“抱歉,忽略了你们的感受……”少女露出带着歉意的微笑,“那清光想知道些什么呢?”




“……这个本丸的初始刀是谁?”加州清光略微思考了一下,继而开口,“山姥切国广,并不是这里来得最早的刀剑吧。”




“不,三日月他们并没有说谎。”审神者捧起茶杯,依旧微笑着看着发问的少年。




“他们没有说错,山姥切国广,确实是最早的打刀,”她停顿了一下,微微垂下眼帘,“不过仅是在现在的本丸众人之中。在他之前,还有两振打刀……”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接过话,隔着茶水氤氲出的雾气,他看向审神者,不再开口,等待着她的下文。




“没错,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和第二振打刀。”




“那么他们现在在哪里?”




“不该被看见的地方……”




“什么……意思?”




“那是我的疏忽……”少女放下茶杯,摩挲着杯壁粗糙的纹理,像是在组织语言般,很久,才缓缓说道。




“这个本丸存在得非常早,大约从时间溯行军开始回溯时空试图改变历史时起,这里就开始进行对应的工作了。我是最早的一批审神者之一,而我的初始刀,就是加州清光。




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唤醒沉睡的刀剑,召唤出身为付丧神的你们作为刀剑男士结成部队。各个本丸监控着各自的时间线,发现溯行军的行迹即派出部队予以清缴。那时候我也曾天真的以为,我们只要维持这样的循环就好了。溯行军为什么会出现,什么时候会被全部剿灭,我从来没有想过。当然,也没有想过会发生那样的事。”




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少女的眉头渐渐皱起,语气也沉重起来。




“异变发生在刀剑男士与溯行军的战斗开始几个月后。出阵归来的刀剑们会变得情绪暴躁,像在战场上一样,满身杀戮之意。最初,我并没有在意,以为只是还未从战斗中回归平静。后来,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刀剑男士们恢复平时的状态需要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发生了有人在本丸对着同伴持刀相向的事。而且……”




“而且,出阵越多的刀剑,这种情况越明显。”加州清光皱着眉接了口。本丸里来得早的短刀们全部没有问题,唯独少了初始刀和之后出现的打刀,尽管有些匪夷所思,但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当时很可能被作为主力的他们受到了无法挽回的影响。




“没错。跨越时空,本身即是违反自然戒律的行为,而溯行军用于保护自己的瘴气,对于与之交战的刀剑男士来说,无异于毒药。越是经常出阵,越是与时间溯行军接触频繁,便愈加疯狂。可惜的是,在各个本丸建立之初,包括时空管理本部在内,没有人意识到这些。我们的疏忽,给刀剑们带来了本可以避免的痛苦。”少女不自觉地握紧了茶杯,深深的垂下脑袋,声音里满是至今仍难以释怀的自责与懊悔。




“主上……”




“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和紧随其后被召唤的大和守安定,是受瘴气影响最为严重的。那些早于安定来的短刀,由于之后出现的溯行军多数难以对付,在其他更利于作战的刀剑到来后,便多被安排为夜战,交替下来,反而并没有像他们两个那样受到严重影响。也算得上是万幸了。”




她慢慢嘬了一小口热茶,重新平复了心情,又接着说道。




“后来,时空管理本部下发了紧急处理措施,手入用的符纸中加入了相应的净化符咒,甚至要求出阵的刀剑佩戴用于减轻溯行军瘴气干扰的御守。”




“那……”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打断加州清光没有问出口的话,再抬起头时,双眸中已染上水光。




“御守和符纸下发的那天,是他们最后一次出阵,地点阿津贺志山。戴好御守紧急出发去接替他们的第二部队,赶到那里时,找到的是重伤的清光和已经失去辨识敌我的能力,守在他身边对所有试图靠近的人挥刀相向的安定。”




加州清光没有说话,他沉默地望着茶水中的倒影。同是加州清光,同样了解大和守安定。他不禁想,若是等在门外的安定遇到这种事,做出这般疯狂的举动,那该怎么办……




“那天,安定是被打昏了带回来的,和满身是血的清光一起……”




“得救了吗?”他有些急切的询问坐在对面的审神者,得到的却是少女无言的沉默。




“加入了净化符咒的符纸也好,御守也好,对安定全部不起任何作用。大约是误以为清光断刃,他被彻底吞噬了心智。醒过来的安定就像完全陷入疯狂的野兽,他禁止所有人靠近清光。他唯独会安静地守在还在手入的清光身边,但对其他人,全都面露杀意。清光第一次清醒过来那天,安定抱着他嚎啕大哭。那些天里,他口中除了清光的名字,再没有说出过半个字。”




“是……因为瘴气的影响吗?”




“大概吧。我偷偷检查过安定的本体,被侵蚀得非常严重,已经可以说是完全沦为瘴气的温床了。后来在清光的配合下,我检查过安定作为人形的精神状态。”




“结果很糟糕吗?”




“非常不稳定。而且他的记忆混乱纠缠,甚至出现了裂痕。关于历史的部分暂且不说,我也无法判断那一部分。而安定他对于被召唤到这个本丸之后的记忆,除去清光的部分,全都灰暗不清。我不清楚那天他们在阿津贺志山到底发生了什么,清光说是他的责任,他在最后判断失误导致整个第一部队陷入苦战。他自己勉强挡住敌方大太却错失了躲开敌枪的最佳时机,结果造成重伤,而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安定因此彻底迷失心智。




“从战场回来的安定,只记得清光,也只能认出清光。出于本能,或是自我保护,他会将其余人全部视为敌人,即使不久前他们还曾并肩作战。”




“那没有办法吗?”加州清光缓缓出声问道,声音里带着挥之不去的干涩。




“.…..”年轻的审神者再次陷入沉默,她尝试过各种可能的办法,结果却无一奏效。大和守安定的失控不断继续,除却加州清光,再没有能够限制他的存在。




“按照时空管理本部的规定,脱离控制甚至可能对历史、审神者或本部造成威胁的刀剑会由本部强制回收销毁。可是我啊,根本办不到。”她扯了扯嘴角,自嘲般的说着,“我没有办法就这样把安定交给本部处理,但是却又不能放任不管。”




“所以,主上您幽禁了他们……”不假思索的话语忽然从嘴边溢出,加州清光慌忙抬起头,试图说些什么解释自己方才的话。




“幽禁……是个不错的说法呢。”审神者不在意的摆摆手,“哪怕我最初并不是这样想的,我也无法否认,现在的状况是我一手造成的。那里是不该被看见,也不能被看见的地方。用结界隔离出的空间,只是为了尽可能的瞒过时空管理本部。不过既然被安定偶然撞见了,那便也没有继续隐瞒你们的意义了。”




“安定他不是故意的……”




加州清光想起天快亮时忽然凑过来拼命抱紧他的大和守安定,那一身的冰冷原来是因为知晓了这些隐秘的过去吗……




“我知道。我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安定也算是无意中帮了我一把吧。老实说,事实上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们……”少女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她看向加州清光的眼睛里含着歉意和其他一些复杂的情绪。




“因为是替代品……吗?”他盯着审神者的眼睛问出口,似乎想要从中确认自己到底是不是上一振加州清光的影子。安定多半也是这么想的吧,他想,不然他也不会在来这里之前表现得那么异常。




“我不知道。你们的出现算得上是意料之外。虽然我并未将你们视为代品,但你们的存在,确实也是瞒过时空管理本部的助力。这很矛盾吧……”




“我明白了。”他微微低了下头,算是接受了这样的回答。




“主上,最后一个问题,那位初始刀加州清光……”




“那孩子啊,”年轻的审神者脸上再次出现了难言的复杂神色,“我们决定暗地里留下大和守安定时,他停止了没有进行完的手入。他说安定需要有人陪着,就那样离开手入室,拉着安定走进了那里,再没有踏出一步。”




“那他……”




“大概快要支撑不住了吧……他本身也被侵蚀得极为严重,虽然尚保留了神识,但那个时候,他的手入没有完成……”




少女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悲伤,她犹豫了一会儿,摩挲着已经凉透的茶杯再次开口,“昨天夜里的时候,他对我说,他们是实战刀,希望能以战场作为终结……”




“也许我不该做下这样的决定,他们,一定也很难过吧……”她说,像是在询问对面的少年,又像是在询问自己。




“大概,是开心的吧。”加州清光忽然说道。他笑起来,玛瑙般的眼睛透着澄澈的光,“同样是加州清光,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安定身上,我可能也会这样做。”




“清光?”审神者惊讶地抬起头,看着笑意温柔的少年。




加州清光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乖巧地起身向审神者行了礼。转身拉开纸门时,他忽然回过头,对着已经落下水光的审神者轻声说,




“主上,实战刀生来便是属于战场的。所以,若那是他们的意愿,请让他们完成属于自己的使命。”




 




-10-




深秋的天气,难得的阳光正好。加州清光拉开审神者房间的纸门,大好的日光顿时涌进屋内,温暖着少女未干的泪痕。




大和守安定坐在门外不远处,背靠着墙壁,湛蓝的眼睛不知望着何处出神。




“安定,回去吧!”他缓步走到少年身前,伸出手拉起地上的人,“回去吧……”




“嗯…”




少年握住他染着嫣红的指尖,比他略高的温度就如同深秋的暖阳。他笑起来,同少年手拉着手,踏过连廊,穿过庭院,金色的耳饰在阳光下折射出点点光芒。




 




我们就是我们自己,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这个世界,会有很多个加州清光,也会有很多个大和守安定,但是属于我的只有一个。




所以,请好好在我身边。




所以,我会好好在你身边。




 




-尾声-




很久很久之后,名为检非违使的时空监督分队忽然出现在战场上。他们战力强大且不分敌我,无论是企图破坏历史原貌的时间溯行军还是维护历史的刀剑男士,只要是不属于原时空的异物,全部予以讨伐。




 




那一天,本丸所有刀剑男士,整齐的站在审神者身后,遥望着缓缓走来的身影。




那一天,少年们束起长发,披上羽织,手挽着手走到审神者面前。




“各位,好久不见。”




少年的赤瞳早不若从前那般通透澄澈,他笑着,尖锐的虎齿在唇边若隐若现。




“那么,主上,我们出发了。”




他说,一如很多年前每一次踏上战场那般。同他十指相扣的少年安静地站在他身边,如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的从前,他们即将踏上久违的战场。




“祝君武运昌隆。”




一袭素衣的审神者努力扬起笑容,溢出的水光从眼角滑落。她像最初的最初,第一次送她的初始刀上战场时那样,微笑着送上祝福。




 




我们是实战刀,我们为战场而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以战场作为终结……




 




公元220X年,本丸第一部队出阵,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折。




 




 




——END——




注:







  1. 私设刀剑男士们跟溯行军战斗时会受到溯行军瘴气影响,出阵次数越多,交战频率越高,影响越大。一旦刀剑男士被影响到可能做出改变历史或者对审神者方面不利的事,时之政府会以各种理由将受影响的刀剑带走销毁。



  2. 审神者确实会更偏爱初始冲田组一点,因为一开始就陪着她,但她对小冲田组的态度主要是因为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们。



  3. 关于初始冲田组那次出阵,因为确实出阵会受影响,但又不能不出阵,当时大部分刀剑都是属于影响范围可控的情况,安定会失控是因为清光重伤时他被刺激到了,以为清光断了,so……(严重警告,请不要因为这个说我的审是渣审!!!



  4. 不要说什么本丸为什么会有后山啊啥的,某同事的壕本丸可是人手一个单间还有山有水有河流来着,我们有个后山很正常(…)



  5. 没有了想起来了再说…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可爱~米娜桑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ω°̥̥̥̥̥̥̥̥`)

暖炉和桔子与猫:

关于最近看到婶婶们对花丸安定评价的感想

15年10月6日我入坑刀乱游戏,躺平冲田组沼底没有一年也有10个月,近侍清光和安定轮流换,出阵演练也基本让他俩带队,安定的语音没少听。

入沼前在某百科看到对安定的科普是【白切黑】【大魔王】,当时我以为安定就是这种人格。

然而入沼到现在,真没感觉到他的腹黑和大魔王体现在哪里。

在我印象里安定就是一把平日里可爱无邪气,实诚坦率,大大咧咧的问审神者【是不是爱我了呀】(本丸调戏台词),出阵则变得不安定好战嗜血的刀(手合,战斗及BOSS点台词个人理解),看起来白,切开也是纯净的。

可以说花丸安定的性格设定和我本丸的安定相差无几,所以我非常喜欢花丸,也超期待续篇的放送【不过第一季确实觉得水了

看到一些婶婶否认花丸安定甚至骂他叫他去死,有种既视感她们骂的就是我本丸的安定,自家的刀被别家的审神者否定了,有些心疼。【我仿佛玩了个假游戏?   不喜欢的话不看就是了,为了体现自己有多嫌弃而去恶意贬低和否定至于吗。如果硬要说花丸OOC而一味否定,而我认为游戏和花丸安定的性格是相似的,那是不是能说【腹黑】【大魔王】的安定也是OOC,也不该存在呢【摊手

文笔差图力低,反正我想表达的就是爱着自家本丸刀刀的同时,也请尊重其他本丸的刀刀们吧。

以上仅代表一个半老不新审神者的个人观点。


哈哈哈,不,这太残酷了!【捂紧被子】

孋:

堀川:听说有一群刃不肯起床

这奇奇怪怪的机动。。。

被被瑟瑟发抖(°ー°〃)?

推特搬运,作者(twi awawa_a)

呜哇!好棒!QAQ

Aozora365:

他們都各自背負了太多情感,但還好還有對方。

 

即使是在像今天的這種日子裡,

只要是兩個人一起過就沒問題了。

...

...

...

無論如何也想趕在今天畫好。

大概是從去年11月看完刀音轉播之後,

按耐住我的大腦洞然後累積到現在的一大堆。

......

邊畫邊覺得心痛到想哭((M

金雲母書頁:

宝石之国62 - 个人汉化

※请不要传到动漫之家!

※请不要传到动漫之家!

※请不要传到动漫之家!

重要的事说三遍,我还在期待汉化组接盘……(要是质量不好可能自己还会做)直到有汉化组接盘为止会一直做下去。至于在dmjz想看的请引流去贴吧吧或者LOFTER……

贴吧地址:请点我 (感谢帮我搬运的小可爱!)如果图不够高清的话请用贴吧版的图。

※宝石的称呼都会采用官方译名,帕帕拉恰的名字我考虑过莲花刚玉,当时没想到帕德玛刚玉(这个在贴吧的硬度表看到过),然后因为直接搜“帕帕拉恰”是能搜到这个宝石的就保持不动了。(还是继续帕帕拉恰?)

转载时带上lof地址即可。谢谢首页的各位。欢迎剧情讨论和随时捉虫,要是画面台词有变化就是我修正了)lof就是这点好,可以随时修改。

————————————————————————

以及我做完了!没想到我真的做完了!!

真是石裂怒澜的一话啊……心疼医生…………

烟晶说磷是色鬼wwww 原文就是スケベ哦wwwwww